歡迎來到大慶職業學院!當前日期:
大慶職業學院
中高職一體路該怎樣走

信息來源: 《中國教育報》2020年121510

 

一段時間以來,中高職一體成為熱門話題。在具體實踐層面,職業院校通過“3+2”“五年一貫制”等方式廣泛開展中高職銜接;在體系建構層面,學者們提出通過課程標準等制訂統領中高職一體。在“類型論”的大背景下,職業教育到底該怎么遵循其固有的類型特征,通過差異化的“一致”實現中高職的“一體”?

從泛專業化過渡到專業化

   職業教育作為類型教育的內容特征是“行動性知識的學習”。行動性知識的功用是實際的運用,無論是文化知識還是專業知識都要注重實用。行動性知識關注身體的參與,通過身體的全面參與獲得記憶,并以體驗與經驗的形式留存在人的身體、頭腦與心靈之中。無論是中職還是高職階段,都必須堅持以行動性知識的學習為主。

   從中職到高職,行動性知識的學習是一個從泛專業化過渡到專業化的過程。中職的專業領域比較寬,即中職指向專業大類如機械、旅游等;而高職應有明晰的專業方向,學習有明確崗位指向的領域性知識。對于中職而言,應適度加強實用性的文化知識學習,打好更扎實的文化基礎,而高職應更偏重于實用性的專業知識。就身體機能的訓練而言,中職要關注的主要是身體機能的反應,更多地訓練與一般性工具的關系,形成技能性知識,而高職則要注重身體機能的綜合與輸出,即能夠通過功能輸出,證明獲得了相應的職業能力。

   中職、高職教育的一“泛”一“?!蹦茌^好地解決中職作為就業出口將逐步關閉的現實問題,中職更多地擔負起基礎性職業教育的責任,為高職提供意向性生源;同時,能較好地解決技術進步帶來的工作崗位“中空化”問題,培養更多高技能型人才。

從體驗性深入到實戰性

   職業教育的學習方式特征是“做中學”。做中學是一個本土性概念,內涵豐富,其最核心含義是通過具體“做”的行動,學習“做”的知識,最終導出“做”的結果,即會不會做、做得好不好、怎么才能做得更好?!白觥卑俗鍪屡c做人的統一。

   中職與高職的“做中學”,都是在實踐當中學習。但是從中職到高職,“做中學”應是一個從體驗性延伸到實戰性的過程。就學習的場所而言,中職的“做中學”應主要在校內的實訓室與實訓基地進行,既方便學生的管理,也滿足未完全成熟學生安全學習的需要;高職的“做中學”應更多在企業環境中進行,體現更多的崗位真實性與身份真實性。就學習的內容而言,中職的“做中學”應以“虛實融合”為主,即通過對真實任務的改造,形成模擬性的教學任務;而高職的“做中學”應充分體現“實戰性”,以真實的項目與任務作為學習的載體,在技術中心等相對開放的條件下完成項目化學習。

   中職的“做中學”適度退離企業環境,高職的“做中學”進一步貼近企業,中職、高職階段的一“退”一“進”,能較好地解決當前中職校企合作深化困難的現實問題,引導更多的企業在高職階段與院校深度融合,在日常的教學中完成人才由學校到企業的自然輸出。

從注重素養聚焦到輸出能力

   職業教育的學習產出特征是培養核心素養與職業能力。核心素養是學習者在為人處世方面表現出來的基本品質,而職業能力是未來從事職業生涯需要的關鍵能力,這兩者融為一體表現為勞動世界始終追崇的工匠精神。

   在學習產出的定位方面,職業教育可以有更優的一體化設計。中職階段應更加強調核心素養的培育,突出學校教育的獨有功能,體現中職教育的基礎性作用。在實際的教育教學過程中,則可以采用“以簡單承載復雜”的方式,即采用相對簡單的項目或是任務,學習行動性知識,重在習慣、規則意識以及態度的養成。而在高職階段則需要強化職業能力的培養,在相對真實的情景當中,通過項目學習習得綜合職業能力,并且這種職業能力可以完成功能性的輸出,即學生在走向崗位后,能較快地高質量完成工作任務。在職業能力提升的同時,學生的核心素養得以進一步固化,正如地基在支撐中得到壓實,具有了更高的支撐能力。

   中職階段需要打好隱性的核心素養之基,核心素養可以成為職業能力形成之基石;高職階段需要突顯職業能力之本,歸根到底,職業教育要培養的是服務社會的實踐能力。中職、高職階段的一“隱”一“顯”,使核心素養與職業能力在學習者身上得到統一。

   由此我們可以進一步明晰,中高職一體的實質是要為學習者提供一條連續的發展通道。在這條通道中,職業教育體現出作為類型教育的一致性以及中高職不同階段的差異性:主要學習行動性知識,由泛專業化過渡到專業化;通過“做中學”的方式,由體驗性學習深入到實戰性學習;最終通過核心素養與職業能力的形成,完成與職業生涯的順利接軌。

   (作者:朱孝平 系浙江省特級教師、金華市教育教學研究中心副主任)

 

編輯:王貴才 審核:羅海方


下一條:職業教育高質量發展應從何入手